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最具潜质O2O项目倒闭:头上光环有多耀眼 背上情怀债就有多沉重

pearl pearl 2017-11-08 14:39

导语 2013年以前,我一边做着年入数十万的职业经理人,一边开着文化公司赚点小钱。创业前,刚在北京买了房子,结束了多年的北漂生活。

O2O

  文/任牧  来电科技联合创始人

  陈文、黄炽威是我的大学同学。陈文说想创业,做一个“卖菜”的项目,拉我入伙。过了多年北漂生活,我深知能吃到一顿家里做的晚饭有多不容易。当即决定,把公司转给合伙人,辞职创业。经过了数千人级别的调研,我们确定了项目的主要思路:半成品净菜+电商,“青年菜君”诞生了。

  千万别被概念忽悠

  2013年末到2014年初,拿到第一笔融资以前,青年菜君过得极其苦逼,公司靠四处借钱维持。从2014年5月开始,青年菜君迅速成长为创业明星。

  我很幸运,赶上了“大众创业”的热潮,随后又迎来了O2O的风口。青年菜君得到了徐小平、吴世春等顶级投资人的帮助。我和青年菜君被《人民日报》、新闻联播多次报道。那些年,我被捧成了创业明星,在生鲜行业风光无限。

  后来,每日优鲜拿到了腾讯的投资,盒马鲜生也找到了马云爸爸,而我的青年菜君却在去年下半年因资金链断裂而终结,我也因此背上了几百万的债务。

  青年菜君的模式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地铁自提、社区自提和宅配。项目刚起步时,我们在北京的地铁口开了一些小店,方便用户下班以后顺道取走产品。后来从用户自提转到物流配送。

  2014年底到2015年初,社区O2O的概念特别火。曾经有个媒体榜单,把青年菜君评为“最具潜质的10个O2O”项目之一,我们就真的觉得自己是社区O2O的代表了。2015年,我们在社区自提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和金钱,随后,青年菜君选择与社区内的便利店合作,也做了数百台自提保鲜柜。

  三个月时间内,十多个人搞定了北京160个社区。但社区自提拓展订单和用户增速太慢,模式也比较重,需要跟大量社区合作。社区自提本应该是过渡阶段,目的是要跑通干线物流体系,之后本应该快速转向宅配。但我们被概念遮住了双眼。当时想,如果不做社区自提,青年菜君还算社区O2O吗?

  复盘:千万别被概念忽悠。在被追捧的气氛下创业,真的很难认清自己。别人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认清自己。事实上,当时刚好相反。

  不管前景多么光明

  都要留好“过冬”的钱

  2016年,青年菜君迎来了两个利好消息,却因为这两个利好消息,导致我们步子迈得比较大,最后资金链突然断裂。

  不管怎么算,当时青年菜君离盈亏平衡都不远了。我们太急于实现盈亏平衡,为了提高订单数,我们决定升级供应链,加大菜品SKU的拓展,在工厂多开了几条生产线。另外,还要升级物流,把宅配做好。订单越来越多,花钱也越来越多。

  另一个利好消息让我们敢无所顾忌地扩张。2016年,某政府引导基金(政府作为LP,以鼓励创业)开出了我们无法拒绝的条件,青年菜君因此拒绝了很多一线主流投资机构的投资意向。可是政府投资却迟迟不到位,投资方为了不影响我们的扩张,临时支付一笔将近1000万元的过桥资金。

  我当然有恃无恐了,过桥都收到了,所以做了很多冒进的举动。最后这笔投资因为意外被终止了,这时候再去找融资已经来不及,即使拿到融资,也得先把过桥款还上。青年菜君的资金链就这样突然断裂。

  如果2016年青年菜君一分钱都拿不到,就该考虑怎样活下去的问题,我们也不会太执着于盈亏平衡,那么我们也许就能撑过2016年。到了今年,“新零售”也好,“无人值守”设备也好,生鲜行业会成为最火的创业概念之一。

  这就是命,经验不足让我们付出了极大代价。

  复盘:创业,活下来最重要,不管前景多么光明,都应该做好风险控制,留好“过冬”的钱。迈开大步往前冲刺的时候,一定要留神脚下。

  我终于理解了

  “尽人事,听天命”

  去年9月,某媒体报道了青年菜君倒闭的消息,“头上的光环有多耀眼,背上的情怀债就有多沉重。”媒体的猜疑和批判,讨薪工人的撒泼打滚,同行的冷嘲热讽,合作伙伴的抛弃……

  我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善后,我也背上沉重的债务。9月,公司真的运营不下去了,我眼看着工人们把工厂的水管都给挖了,却无能为力。一直到2016年底,东拼西凑,我才把青年菜君会员的钱全部还完。我终于理解了,“尽人事,听天命”。

  曾有人质疑,青年菜君的半成品净菜是伪命题。但在青年菜君资金链断裂之前,日订单量只差2000单,我们就能做到盈亏平衡了。在99%都在亏损的生鲜行里,能养活自己是多不容易。

  复盘:青年菜君的路径选择,包括在商业模式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之所以挂掉,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我们的经验不够丰富,在很多战术决策上出现了问题;融资节奏做的不好,在风险控制上出了一些问题。

  结语:

  在青年菜君关门后,我经历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那段时间,白天在外面见各种人,晚上回家特别害怕独处。每天都要出去跑步,回到家就蒙头大睡。这种生活大概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

  2017年,我彻底结束了第一段创业。今年“五一”前,我通过大学同学介绍,认识了来电科技CEO袁炳松。假期结束以后,来电哥说让我先去深圳看看,没想到“看着看着”就开始办公了。

  在来电,我每天都是最后一个下班,把卷帘门放下来的人。我离开北京,离开了家人,来到深圳以后,几乎失去了私生活,但我又找到了创业的感觉。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