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晃晃支招】关于创业,不创业的大张伟说了几句大实话

看法

覃晃晃 覃晃晃 2016-07-19 16:00

导语 涕泗横流。

大张伟 创业

【晃晃支招】关于创业,不创业的大张伟说了几句大实话

报选题的时候我正在听大张伟15岁时候编的歌,我说要写大张伟。主编大大说那货创业了?我说没有。
现在说明星创业,我常常耳朵不好使听成下海。零几年看大张伟在台上跟个蚱蜢似地蹦跶,会莫名想起沈黎晖,在那个乐队出了唱片就觉着说是伪朋克的年代,沈黎晖选择了企业家,大张伟选择了流音。
2014年大张伟在凤凰台某节目里边拍桌子说:“窦唯朴树都已经癫狂了,就会觉得好多时间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我没那样,要不太麻烦了。”转战流音圈钱时被套上的看起来理所应当的“背叛”,现在被B站弹幕和网易云评论区从头到脚地撤销。随意刷一下花儿,网友们都齐刷刷地鞠躬说大老师活的太明白了。哪儿明白了?这种“明白”在乱线缠缠绕绕的互联网圈似是有些借鉴意义。
1.大张伟说:“我特别不喜欢唱歌特正经的模仿着谁的那种,就好像我特想模仿杨丽萍,你见过杨丽萍吃瓜子什么样吗?跟啪夹一布娃娃似的,特远这么吃。就是说通过一个人的特色,然后把特色发展成一个好笑的段子,这是我喜欢的。”
互联网圈的创业模式似乎大部分都是“特正经地模仿”,可能大家觉得都是摊个手都得花钱的事儿,不正经模仿这不瞎作吗。所以业内一直提倡说:“与品牌调性相关是活动创意的标准,跟原生的价值观保持一致才不会违和。”
P啦。
2016年路易威登LV广告大片用了二次元人设雷霆来做新主角,德克士在2015年曾联合B站内大神打造了《普通Disco脆皮手枪腿版》,网剧《十万个冷笑话》、《太子妃升职记》的反差人设,现实生活中的金刚芭比。哪一个造成波动的事件是紧贴合原生想法细水长流的?
可以结合七宗罪,脑洞用锄子给刨开,爆点+持续性+高频制造人设。《万万没想到》今年热度不及2015年刚登上优土的时段,但是在广告植入方面,大量后入模仿者停留在一本正经地仿开头“我们只是天然搬运工”的形式上,现阶段的《万万没想到》已经将广告植入做成了自媒体“文案摇滚帮”的级别。在网剧中如何将广告做的全面痕迹,还让人大喊“卧槽再来”,可能是叫兽剧组模仿杨丽萍夹娃娃以及后来模仿孔雀舞的段位差。
2.大张伟说:“很多人都说喜剧特别难做,其实喜剧很好做,当然我不是说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是说你只要有一颗宽容的心就可以去做。因为大家总会觉得说被冒犯,我老看外国一些脱口秀节目,就是他们的娱乐的宽容度高。不是特别容易被冒犯,或者说我被冒犯了我也没有特别不高兴,因为我给你说我在开玩笑。”
2005年左右,李开复先生通过几本书以及牛逼哄哄的履历事迹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国民偶像。书中所宣扬Google福利、弹性工作制为广大苦逼学生运送来一股阳光清流,当时初中稳坐前三的学霸被花花世界晕染地一愣一愣,清一色地觉得说卧槽对了开这扇窗就是天堂了。

没料到变化。近几年天朝互联网开启的进化模式是由形式到结构到企业文化,再到企业氛围的对外模仿。Google中国不再,但是宽容开放,全天候提供零食的企业态度扎根在各省市各层级的创业圈。
以至于知乎上流行过一阵问答:“在……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各种晒三餐零食晒办公环境晒隔壁桌颜值。“在 Keep 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有一条今年5月的答案:“好扯,员工关心的东西一点都没说明。”近5K支持,距离答案发布半年多被顶成最高票。
假如大家对于过去心心念念的宽容环境已经没那么饥渴,在初高中里听着李开复教书的一代已经都走上工作岗位,那么企业管理者该重新关注些什么?
经纬张颖说:互联网人似是都喜欢标榜自己自驱力高。你让他加班,他跟你说效率。工作时间和效率有矛盾?公司引入高管动不动年薪60、70万的年薪,表面上看起来和乐得不行的宽容制度,公司一倒就被集体骂被坑,浪费青春。
或许张颖是对的,就像大张伟对美国综艺理解的“不怕被冒犯”,我们在学习完企业的宽容制度氛围之后,可能要有新的转向。业绩紧密依附于互联网的一批企业,被社会期待折身去尝试更为严格有序的诗歌和远方。
3.大张伟说:“我就自我安慰自己,人说朋友多了路好走嘛,但我觉得说朋友再多,晚上六点多国贸那儿也不好走,你朋友再多,它该堵还是堵,它路也不好走。”
最近几年隔个十天半个月就曝出消息:骗子投资人,骗子公司。不要给自己制造过多假象。人口密度大,人心泛而空的一二线城市,通过互联网世界牵头维系的感情本身足够脆弱。单调的秩序流转在高速运转的商业化进程中,大家抄来抄去,骗来骗去,假如不能抄成小四那样几亿身价一身光环,还不如像大老师那样活的爽快又坦然。
4.大张伟说:“我觉得什么叫低俗,就是这个人一点儿都不高级,但是你非要让他高级,这个才叫低俗。不合适才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低俗。”
我觉得什么叫互联网行业的哔(自动消音),就是这个人这个企业这个行业也没那么牛逼闪闪,但是一帮没有求证精神满脑Kpi的媒体总是喜欢混着些“独角兽”“浪潮”之类的词摇着小彩旗贯穿始终,非得让受众觉得它牛逼闪闪。这种不适合才是互联网行业的哔(自动消音)。
5.大张伟说:“我觉得在当下任何价值都是缺的,我对价值的评判标准就是,看我走后你会不会想念我。”
无论是内容创业还是具体细分类目的创业,“想念”这种漫天尘土中矫情到死的情绪才最让人涕泗横流。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