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云从科技科创板IPO,为何其亏损额远低旷世、依图?

新闻

水草 水草 2020-12-09 20:00

导语 作者 | 沉舟 近日,云从科技向上市委提交了科创板IPO招股书。自此,加上旷视科技、依图科技,“AI四小龙”中已经有...

云从科技科创板IPO,为何其亏损额远低旷世、依图?

作者 | 沉舟

近日,云从科技向上市委提交了科创板IPO招股书。自此,加上旷视科技、依图科技,“AI四小龙”中已经有三位开启了IPO。

摄图网_500850476_wx_互联网金融(企业商用).jpg

人工智能领域,资金消耗大、回报周期长、应用场景还处于早期阶段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招股书可以看到,云从科技依然继续旷视和依图的亏损老路:2017年至2020上半年公司亏损分别为1.06亿元、1.81亿元、17.1亿元和2.9亿元,三年半累计亏损了23亿元。 

亏损是AI企业的主旋律,如果反过来说某家盈利了,这才是不正常的。还会一直亏下去,因为云从的业务仍处于快速扩张期,业务落地的难度在增加,研发费用也在水涨船高。”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创头条。

不过,创头条亦发现,亏了23亿的云从科技亏损情况比“小兄弟”旷世和依图好了许多。

旷视招股书显示,2016 年至2018 年,旷视大致亏损分别为3.4 亿元、7.6 亿元及 33.51亿元。截至 2018年6月30日及2019年6月30日止的半年内,亏损分别为7.3亿元及52亿元。旷视解释,52亿亏损主要是由于旷视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依图招股书披露,在报告期内净利润未能转正,截至2020年6月末累计亏损为72.2亿元,其中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引发的亏损,4年累计达51亿。

这或与云从科技的国家队背景有关系。“云从科技的融资方式、回报率计算方式和‘小龙兄弟们’有着明显的不同,而这或许也和云从科技是‘国家队’有着密切联系,毕竟‘国家队’不是白叫的。”有分析认为。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告诉创头条,这种分析现如今还无法证实。

比旷视和依图亏损缩水近一半的“秘籍” 

创头条从业内人士了解到,亏损的不同来自于融资形式不同。

招股书解释,旷世和依图巨额亏损的来源同属于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因为两者都是采用可转换可赎回的优先股融资的方式融资。

以优先股形式融资是需要支付股息的,且优先股股东的股息率稳定在一定水平上,普通股股东只有在优先股股东股息分配以后,才可以根据公司经营情况,分配到或多或少的红利。 

境外的会计准则要求,要对优先股在转换为普通股的前后价值变动进行记账,当普通股价格越高时,公司要付出的转换成本就越高。这就是亏损的原因,但是这种亏损不是经营性的,只是会计处理股份价值时的结果。”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创头条。

所以,在经过多轮次的优先股融资后,旷视等公司估值不断上升以致优先股公允价值不断上升,使得各期分别形成公允价值变动损失,而这部分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将会转入所有者权益。

而云从科技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并不大,而且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结构性存款和银行理财公允价值变动形成,和优先股融资并无关系。也就是说云从科技的融资方式和旷视们明显不同。天眼查显示,云从科技的融资更多是以股权融资的方式进行。

“股权融资只是用股权或可转换为股权的形式融资,股权融资不需要支付融资利息、也不用偿还,对公司现金流影响小。相反,不用股权融资对公司的现金流的压力很大。”沈萌解释

image.png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不是今年疫情带来的此次金融市场机遇,云从科技未来很可能会继续在一级市场融下去。”钛媒体曾发文表示。 

披露股东席位高达57位,股权极其分散

实际上,在“AI四小龙”中,云从科技是较为特殊的一家,因孵化于中科院重庆研究院的高科技企业,且背后多政府和国投基金。 

资料显示,云从科技脱胎于高校研究所。其创始人周曦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智能多媒体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电子信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

周曦在2015年3月创立云从科技,现任云从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及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

一直以来,云从科技的融资背景中都有政府资本和国投基金,这非常难得。”张孝荣告诉创头条。从云从现有的体系中可以看到,国改基金、广州基金、国新资本、广东创投等都是政府主导投资基金。

但是多次的融资历程让云从科技的投资者越参与越多,公开披露的股东人数在科创板申报企业中也显得“有点多”。创头条统计,据招股书显示,云从科技目前的股东席位已经达到57位。同期,AI公司依图科技和寒武纪披露的股东位数还都是32位。

image.png

“个人认为,云从科技的投资伙伴关系的选择还是比较正确的,并不是什么资本企业都能够去接受。AI关乎国家信息技术安全,又孵化在研究所内部,未来的应用场景大部分会有政府和相关企业。本身这个项目前期急需孵化,投资不能要求快速退出去追求高额的回报率,那样项目会死的很快。市场化资本的退出需求非常强烈,国有资本虽然也有回报率要求,但是目标主体还是优先考虑产品的研发、产业的特殊化。”一创孵人士向创头条表示。

但是从目前的的结构来看,云从科技的股权结构还是十分分散的。可能是这种研究所出来的项目会受很多因素影响,股权稀释有时候不是团队自己说了能算。过度分散的股权并不能保证云从科技后方的稳定性。股东多了,会有利益纠纷,如何平衡内部的股东利益,解决人的问题和内部消耗,是公司治理绕不去的坎。”上述人士继续表示。

本文作者:沉舟,邮箱:chenzhuo@ctoutiao.com

创头条(Ctoutiao.com)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查看原文 >>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tougao@ctoutiao.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创头条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创头条,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创头条,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