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我为何投资趣分期

故事

周亚辉 周亚辉 2015-11-02 07:10

导语 我下判断的逻辑基础就变成了跟曹毅这个人的信任,罗敏接触下来给我的感觉不错,大行业加上DST投分期乐以及如果这公司...

昆仑万维 周亚辉 趣分期 源码资本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我为何投资趣分期

我试图记录下最真实的投资决策心理过程和发生的故事,一方面是因为想做些文字创作的欲望特别强,一直到最近几年,我才强烈意识到语言、文学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学科,也是最有价值的学科,哪怕用现代功利的角度出发,也是对人的成长最有用的学问。

想想看,要能用准确的词语来表达特定的人物性格、表情、状态、动作,栩栩如生,是多么有趣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我发现国内互联网领域投资决策过程的真实记录特别少,缺乏分享,这些投资大佬还在忙着继续赚钱,没工夫写几笔,同时这里面涉及太多的商业机密,又有哪个老师傅愿意写出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呢。

最近几天,好消息和坏消息同时来到,好消息是阿里巴巴蚂蚁金服领投了趣分期的D轮上亿美金的投资,趣分期估值已经接近10亿美金,距离上轮我投资还不到半年。

坏消息是总有一群人为了阻止一亩田的新一轮融资,在黑一亩田,但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一亩田,我坚定的认为一亩田一定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我开始做投资,是从去年11月昆仑(昆仑万维,以下简称昆仑)过了发审会之后开始的。我自己,觉得难得终点又是起点,我和昆仑都应该借这个机会把全世界都看看,再来规划未来10年,20年的长远计划。

但那个时候,我连投资领域最基本的常用术语都不知道,什么PRO rata,Veto CB之类的词,我都不知道啥意思,也迸不出来(常用的词只知道pre和Post)。

虽然我自己也帮公司做过很多轮融资,在千橡(人人网)的时候也干过找投资项目的活,但无奈我自己创业那个时候签的都是中文协议,跟我们谈的投资人也都是人民币投资人,不太爱耍英文词汇,在千橡找到项目,谈好价格,活都扔给后面的团队和律师干。

只能怪自己之前不好好干活,所以以后的日子我会特别留意VC们时不时蹦出来的英文单词,然后弱弱地下来问问人How to spell,然后百度一哈。

刚好那个时候,曹同学(曹毅,源码资本创始人,原红杉中国副总裁)有一天突然在微信上问我,“hi,亚辉,有一个跟投的机会,看看你那边有没有兴趣。”

这个机会就是趣分期,曹毅是这么跟我吧啦的,“这公司,我们在互联网金融里面投的一家公司,应该是成长非常快,也是我们很看好的一家公司,叫趣分期。他呢,主要是给大学生提供消费金融的,目前在这个细分里面是第一名。

简单点,大学生买iPhone,买小米手机,找他们可以来做分期。12个月,18个月,年化下来利率在40%;另外一端他们把资产卖掉,通过P2P,成本是在15%以内,这个里面就会有25个点利差。然后违约率极低,他的坏账只有3-4笔,总共他的量已经做得很大了,目前一天放款六七百万了,年底预计一个月能做到小10个亿。

这是非常快速增长的公司,资产类型也很好,并且形成了闭环。我们源码A轮投了300万美金,占不到10%,目前会有一笔B轮要做,估值在1.x亿美金左右,***要投5000万美金。那我们源码有权利可以跟投500万美金,我们源码Fund I去跟的话,这么大金额我们跟不了。”

曹毅继续跟我说:“他这个公司从价值来讲,目前估值还是很低的,怎么来看呢,一个是跟人人贷比,人人贷当时融资在估值6亿美金的时候,基本上每天的放款量也就是500万人民币不到,趣分期已经700万了。第二个他资产类型比人人贷更好,违约率更低。如果跟电商比,当然跟电商有点不太一样,毛利跟电商差不多的,如果从纯利来说,比电商还高,10%净利。从这个角度来讲,他跟聚美比,聚美现在销售额也就不到10个亿吧,所以他的销售额已经超过聚美,净利率差不多。”

“所以对比看来,趣分期现在其实是非常低的一个估值。我个人认为啊,(曹毅凡事最后一定要加这一句,我个人认为呀,我个人意见呀)当然他现在处于VC和PE中间,VC投有点大,PE投正好,决策速度偏慢,导致我们现在不想一个高估值,在速度和估值找一个平衡。”

“这个公司50亿美金有机会,你投吗?”(曹毅原话)。

你一上来就说未来其实几十亿美金。我想了想,回了句,“可以,可以多投吗?我们投1200万美金”。(也是原话)

我倒不是被他给忽悠到,而是想了三点:第一互联网金融,多大的行业呀,而且这公司听起来增长还挺快;第二,陈一舟给我说过投了美国的大学生金融公司SOFI,上次听他说值10亿美金;第三,这公司团队要不行了,我跳进去做,我这能力,这么大行业怎么也能折腾出来个30亿美金公司。对我来说,不就缺一个进入的机会吗,就当给自己交了上学的学费。

在2013年时,我曾经历过场痛苦的涅槃,那个过程对自己的提高挺大的。从那以后,我对自己的能力从内心来讲也非常自信。

但当时我还有个顾虑,我曾以为趣分期的CEO是一个我认识的人(曹毅没告诉CEO是谁,只说了公司背景),因为我听李建良跟我说我们认识的一个人在创业做大学生金融贷款,我以为是同一个公司,我觉得这个人挺肉的,我不太相信这个人能做起来。

后来的日子,也就是紧接着一个周末,我、曹毅跟趣分区CEO罗敏见了面,我看了看人就定了一半,首先确定了不是我认识那人,其次罗敏看面相,看谈吐,看肢体语言都比较老练,有些气场,像是个下手比较狠的人。罗敏跟我讲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分期乐,以及他怎么在14年9月开学后反超分期乐的。以及对于万分之几坏账率的控制是怎么做到的等等。

曹毅则提出这次以可转债的形式先借款,等下一个投资人确定了再确定股份,按下一轮的75折或者最高1.x亿美金,哪个低按哪个做Pre估值(这就是所谓的CB),还说下一轮lead已经基本定了,风险很低。反正我骨子里已经认为借贷是个好生意,已经决定投资,他们越讲我信心越足。

再后来的日子,我去他们公司看了看,一个大开间没有隔断,一堆人在一起闹革命,跟我们08年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挺像的。我觉得好,但同去的有人觉得不好,说像个骗人的传销组织。不过总体来说大家工作热情蛮高的。

最关键的时间点到了,我得去看看竞争对手分期乐吧,在联系分期乐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分期乐也正在融资,我很快用我的人脉网络得知DST确定要领投分期乐5000万美金,估值Pre2.5亿。得到这个信息,我就100%确定要投趣分期了。

两家公司业务量差不多,分期乐估值都2.5亿了,我投趣分期的估值才1.x亿,这个下行风险挺低的,除非资本市场发生重大变化,要不这个投资性价比挺高的。

这个消息感觉罗敏好像还不知道,我也没有把这个信息完全告诉罗敏,只告诉他DST要投分期乐,让他赶快把下一轮融资搞定,不然竞争压力会很大。我怎么能把价格告诉他呢,他知道了要涨价我就亏了。

后来我确实也遇到过好几次创业团队谈好了又涨价的情况,也碰到投资人做完DD又砍价的情况(据说每一家VC都有过),某种程度来看,现在整个中国的商业社会就跟1930年代的上海滩有些类似,人心太活,发生这种事也很正常,说好说坏都可以。

不过现在回头再来看,以当时的情况,老罗同学不太会涨价,或者涨价也很容易被我摁回去,为什么呢?这个后面会讲到。我也就没去看分期乐,最主要是懒的,第二是DST都投了,价格又这么贵,这个价格我也不会跟投,何况分期乐业务已经被趣分期反超了。去看了,团队好与坏,没啥意义,懒了一哈没去看。

再后来就签协议,打钱,就这么投了趣分期1200万美金。中间缺少很多行业调查,企业调查DD的过程,完全就是直觉和熟人信任,当然那个时候我一个新手,对VC投资对互联网金融都是新手,加上时间窗口期这么短,从见面到打钱就一周,其实让我看我也很难看出门道来。

所以我下判断的逻辑基础就变成了跟曹毅这个人的信任,罗敏接触下来给我的感觉不错,大行业加上DST投分期乐以及如果这公司不行,我跳进去,我自信我肯定能搞起来等这五点。DST比我牛逼多了,他投分期乐总是有理由的,琢磨这几个关键点,其他都变得不重要了。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昆仑万维CEO周亚辉自述,略有删节。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相关攻略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