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创客总部创始合伙人李建军:科技创业最重要的是平台的搭建和人才的培养

新闻

水草 水草 2019-03-21 13:00

导语 3月19日,第三届“风向标——中国创新创业先锋论坛”在中国科技会堂举行。会议聚焦双创背景下企业服务发展现状、存在...

创客总部创始合伙人李建军:科技创业最重要的是平台的搭建和人才的培养

_MG_4659_w8120.JPG

3月19日,第三届“风向标——中国创新创业先锋论坛”在中国科技会堂举行。会议聚焦双创背景下企业服务发展现状、存在问题及对行业未来良性发展的建议展开发言讨论,国家科技部、发改委、科协等部门主要领导及企业家、投资人代表受邀参加。

“十年做一个基金真的要考验投资人的耐心和服务人员的耐心,我希望从政策和导向方面更多支持这样能投早期的基金能够健康的成长。”

会上,创客总部创始合伙人李建军发言指出,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基金跨周期长,科技成果转化人才急缺。因此,需要政策支持早期基金健康成长,同时需要科协、各地方、专业服务机构搭建支持产业化落地、连接大企业行业龙头企业合作、数据互通的科技转化平台,最重要的是进行科技转化人才的培养。

本次论坛由中国科协主办,中国科协科技传播中心承办,创头条、优客工场协办,以圆桌会议形式,邀请国家“双创”工作各部门和企业家、投资人围绕“加强双创全方位服务”共同参与讨论。

以下发言实录由创头条整理(略有删减):

李建军:

我们是一家民营企业,尝试过非常多创新创业的办法,我们13年开始做,有两块牌子,一块是创客总部,一块是创客基金,当时的想法是在双创大潮流下投一些跟移动互联网相关的企业,中间做了很多尝试和转型,一开始我们希望自己变成中国的YC,也做过类似的尝试,16年我们判断中国的双创深化,我们的判断是从模式创新过渡到模式创新技术创新,16年下半年我们专注做科技创新项目的投资孵化。

我们把流程理一理,我们认为整个科技创新的过程用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实验室技术的创新阶段,第二阶段产品服务的商品化阶段,第三阶段产业化阶段。

我们分析一下我们的能力,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在后面等项目肯定是拼不过很多大的投资机构,所以我们一开始定位做早期的实验室技术的科技成果转化。因为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其实是非常低的,官方公布的数据是15%的成功率,我们看到市场成功率是远远低于这个数据,原因在于很多科技成果在实验室阶段到商业化阶段的过程中就没有人去做了。因为我分段讲,我们最后定位做前端早期实验室技术的科技成果转化,这个阶段比较麻烦,技术人员创业可能只有一个想法有一堆技术,你需要帮他判断技术未来的商业化,所以必须要整个产业链看原始技术的创新,除了给它钱以外更多给它服务,比如帮他做知识产权固化、团队搭建甚至技术方向的把控,这就要求我们的团队能力应该是跨整个周期的,因为我们除了是个投资机构以外还有早期服务的能力,所以我们定位去做人工智能的产业,比较辛苦,所以我们大概把全国30几所人工智能国家级实验室刷了一遍,中间投资和孵化了一堆项目。前端就是这个问题。

再往后端的问题是谁来买单,时间周期比较长,这说到另一个话题,基金跨的周期比较长,怎么做,哪个阶段推出,未来整个方向在哪里,一定要在后端和产业化落地相关。

产业化落地有两块,一块跟政府合作,政府跟产业化落地是非常积极的,招商的作用。还有和大企业和行业龙头企业合作,因为他们是有需求的。

从国外的经验来讲,做科技成果转化最好的是两家机构,一家是德国的(史太白),一家是斯坦福的国际研究院,从他们的经验来看,德国的史太白在很多高校建立了自己的成果研发中心,这个好处是谁来买单,做科技成果转化中心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和配制,国外的经验是可以让后端大企业买单,因为很多是为你创造未来的需求,而我们国家的大企业是一个等的概念,他要买现成的,所以你要他洗脑,告诉他你要有前瞻性、往前看,要知道未来得技术是从现在的0.1开始5年以后才会有的,这种过程还是要政府配合。

所以我们做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我们参与发起了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的组织,是几十个院士发起的,在全世界各地的城市做人工智能的百场论坛,去和政府一起和当地企业做论坛,告诉他们如果未来你想科技创新这是一个必然方式,需要支持往前端看,需要有大量的早期的项目和早期的技术去关注,需要和一些平台、专业化的服务能够帮助你,这样促进整个系统化的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问题就发现了,这不是我们一家能做的事,需要专业的服务机构在这条链上做服务,包括早期的服务机构,像严总这样做知识产权的服务。举个例子,我这段时间也是募资问题去了很多地方和政府谈,其实政府有它的诉求,比如各地跟科技相关的,像科技局,他们的诉求很简单,与我们当地的企业信息是完全不对称的,我们其实很想知道如何技术改进,或者我们这个企业怎么发展,但是不知道找什么。各地需要搭建科技转化平台,其实就是技术专利对接服务的数据库和平台,这种标准化的服务是科协的活动,科协可以牵头和各地和企业共建,这种平台建立起码能解决数据不通畅的问题或者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是第一点;

接下来要想提供这种服务在各方面需要更多的专业服务机构,举个例子,在技术的成果转化的,从实验室阶段出来之后还有一个阶段叫工程化阶段,工程化阶段是需要有非常多的工程化的人员和专家帮他做服务的,我们现在的做法是我们自己成立了一堆所谓的工程研究院其实都是挂牌子的没有实际的操作,但是里面的人都是我们请的各个行业的专家,我们把这些专家和这些技术创新项目之间做了股权的搭配,这样能把利益链条打通就可以做更多的服务。但应该做的是这样工程服务的,是可以由很多公司做,这样能把流程做的更通畅一些。这是每个环节,从早期到中间到后端,后端是需要你说服企业往前端做投资和做探。如果把整个产业链条打通我觉得对科技成果转化和我们国家,我们国家有很多创新的项目,在很多科研院所和科研机构的实验室里,其实并不是在这些专家院士手里,是在这些30多岁的副研究员他们手里,他们有创新创业的诉求和需要打破常规的想法,但是是需要支持的,不仅仅是钱的支持,跟技术人员打交道是复杂的过程,我们习惯于投估值的方式,科技项目没有这么简单,它是个复杂的过程中的过程,比如我们尝试投了北大、北航、中科大、天大这样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创新的项目,发现过程很复杂,中间经历了很多东西,我们总结出一套经验来怎么做。我的建议是希望更多组织能够深入到这个领域去做这样实际的问题。

    还有一个,如果科协牵头能够培养一批大量的科技转化的人才是最重要的,现在非常缺这方面的人才,我们现在在和一些机构发起能不能做出这样的培训,培训其实是很有价值的,什么样的人呢?这些人懂一点技术,但是更有商业头脑,愿意在技术创新领域做创业,以前做创新模式的人特别适合,需要有一定的专业,国外这些人员的定位叫做科技经纪人。我们可以不用这么定位,但是可以叫科技成果转化人员,这些人员是特别缺乏的。我跟中科院的大学做了一个创新学院,我们也参与了,应该设这样一个专业,培养更多的人才,更多项目在搭配过程中,省得我们再建各种库,这种库作为公司建是不好的,作为标准来建是最好的。说了半天,我也希望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够更好的发展,让更多科技项目能够成长,但是这个时间周期的确很长,不知道其他各位做投资的,我们现在看的基金和跟人谈基金都是8+2甚至更长时间,十年做一个基金真的要考验投资人的耐心和服务人员的耐心,我希望从政策和导向方面更多支持这样能投早期的基金能够健康的成长。谢谢!

查看原文 >>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