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王峰十问第27期——对话徐小平实录

新闻

水草 水草 2018-12-01 00:00

导语 本文由创头条(Ctoutiao.com)整理,内容稍有删减。 对话全文: 徐小平: 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跟王峰互动,跟各位交流。 王峰: 最近,“创业黄金时代是否结束了”的话题引发了大众热议,我约徐老师一起聊聊这个有趣的话题。徐老师虽然人在美国,...

本文由创头条(Ctoutiao.com)整理,内容稍有删减。

对话全文:

徐小平:

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跟王峰互动,跟各位交流。

王峰:

最近,“创业黄金时代是否结束了”的话题引发了大众热议,我约徐老师一起聊聊这个有趣的话题。徐老师虽然人在美国,但他非常重视,今天,我们一起谈谈当下创业趋势、展望、复盘,就再好不过了。

王峰:

前几天,一篇《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刷爆了朋友圈,引发了极大反响。正如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所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很多人下意识地认为,现在可能真的到了创业至暗时代。创业者们,还有多少人可以在目前的竞争赛道上活下去?作为一名知名投资机构的掌门人,您的背后是否感到凉意?@徐小平  

徐小平

我没有感到任何凉意,相反,心中有无限温暖。

中国有一句出自战国时代的成语叫:”三人成虎”。说的是如果一个人说街市上来了一只老虎大家可能不信,但如果有三个人都说大街上有老虎,听的人就信了。所以,假如街上真的有三个人在说老虎来了,我想做那个大声说街上没有老虎的第四个人。

即使街上真的来了老虎,我愿意做那个把老虎引出出门,或者干脆做一个把那只老虎关起来的守护人。

刚刚过去的中国创业“黄金十年”(2008-2018),恰恰与我个人全身投入天使投资时间平行。所以,对中国创业的月盈月缺、潮起潮落,我有非常深切的亲身感受。我觉得,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青年一代创业的激情、能力、条件、机遇才刚刚开始。中国创业的太阳恰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处在旭日东升,普照大地的时刻,不存在“黄金十年结束”的阴影。除非我们自己自暴自弃,自废武功。

2018,中国创业的“黄金十年”确实已经结束——但2019年,中国创业的“白金十年”,正在扑面而来!至少,这是我的信念!

希望与信心不是一种物理存在。希望与信心是一种心理存在。你觉得有,它们就像高山大海一般呈现在大地之上;你觉得无,它们就像风卷残叶,消失在精神世界的天地之间。

观念与文化也是一种心理存在。但观念与文化和行动与决策,是一对孪生兄妹。中国经过了“创业的黄金十年”,最大的变化不是多了几个超级独角兽公司、多了一些超级亿万富豪……中国最大的财富,是在创业观念与创业文化上,整个社会发生了沧海桑田、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对创业的疑虑和恐惧,变成了对创业的神往和拥抱。十年过去,我们从一群捧读并艳羡以色列《创业国度》的读书人,变成了世界上最令人羡慕的“创业国度”的建设者。

中国社会在创业观念与创业文化上的变化,是“黄金十年”带给中国人民最大的精神财富,也是新的十年中国创业能够进入佳境、奇峰迭起的精神保障。穿破岁月的迷雾,我对未来十年抱着坚定的信心。

2018年,中国创业确实遇到了很多困惑和不解。一些不利于民营经济、不利于市场经济、不利于中国创业信心的言论一度在网上流行、一些公司因为自身的原因折戟沉沙、而一些行业却因可以改进优化的监管风暴而魂断蓝桥。我承认,一时间不少人——包括我本人在内——对中国经济的走向和中国创业的未来产生过很多不解和迷茫。

但以习近平主席在民营经济座谈会上的讲话为转折点,这些阴霾已经一扫而空。党和国家对民营经济、对创业投资的态度和政策已经非常明朗。我们应该向着创业信心的高山大海大踏步挺进。信者会在这里获得千载难逢的中国机会梦想成真,不信者会被时代离弃向隅而泣。

我的信心,来自我过去十年从事天使投资的亲身经历。黑马集团创始人牛文文、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他们两位对中国创投浪潮的兴起有非常重要的贡献、也是在我开始从事投资活动时对我支持最大的朋友——他们可以证明:在2008年前后,那时候创业邦和创业家搞的活动是多么冷清、多么孤独。而十年过去,创投活动成了堪比摇滚巨星演唱会的盛大青春节日。

我的信心,还来自我自己四十年来读书、奋斗的人生经验。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正好也是我从一个南方官二代(先父徐宏是江苏泰兴县泰兴镇副镇长呢!)来到北京读大学的四十周年。

我前面说“信心不是一种物理存在”,这句话居然也差点成了我的咒语。在2018年11月初青年天使会上海论坛上,我对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创投界朋友说:“真格基金2018年投资节奏确实有所放缓”,以投资速度快而多著名的我们,“在2018年所投项目数比往年少投了大约25%左右”。

其实我不自觉地误导了大家。为了今天的访谈,我从真格法务和财务那里要了一系列数据。数字和事实证明,真格在2018投出了比2017年还多的项目,以及更多的资金。

真格被投项目,获得同行基金续投的项目,也超过2017年。

数字和事实证明,真格基金在2018年的投资,从各个角度都没有减少。我们心理上也许产生了某种迟疑,但我们用行动一如既往地证明着我们对中国创业未来的信心。

丘吉尔在二次大战的“至暗时刻”说过一句激励了英国人民的名言:“最大的恐惧在于恐惧本身”。

我要对那些对中国创业缺乏信心的朋友们说:最大的信心,来自于信心本身。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我想说:世上本来没有希望,抱有希望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希望。

我们没有选择。为了中国未来四十年同样的辉煌和奇迹,为了我们自己的好日子,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我希望大家跟我一样,对未来满怀信心、满怀希望,迎接正在到来的中国创业“白金十年”。

我的开场白说完了,访谈快结束了吧?

王峰:

@徐小平  回溯最近的十年历史,被称作是创业黄金十年,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快速超日赶美崛起的十年。根据CNNIC数据,2008年我国的互联网用户规模为2.98亿人,而十年后的今天,这个数字已经增长至8.02亿,其中手机网民占比高达98.3%。大多数超级独角兽公司,都发迹于长达10年的移动互联网高速增长期。

然而,被媒体和投资机构视作移动互联网红利的余额似乎已经不多了,更多的资源,包括品牌、流量、渠道、资金、人才,IP乃至技术专利,已经高度聚集在少数头部公司,在马太效应之下,2018年也成为很多创业者的多事之秋。

来自36氪的调查显示,约有82%的创业者目前正处在“需要融资”的状态,其中,40.2%的创业者已经“资金吃紧”,近一成创业者在等一笔“救命钱”,创业维艰。曾经的明星创业者们日子也不好过:面对“资金链断裂”传闻再次袭来,罗永浩直言不讳“公司的确有危机,请给锤子时间”;ofo创始人戴威在内部员工大会上直言,“跪着也要活下去”。昔日那些可穿戴设备、智能硬件、无人货架、P2P等大热概念也迅速褪色。

徐小平:

我知道刚刚开始,就是怕我说多了。。。

王峰:

嗯,此外我注意到,自2018年以来,我们的智能手机上再也没有出现一款现象级的爆款游戏和热门APP。大众创业潮,昔日里以创业带动就业的口号,将很快成为历史?@徐小平  

图片1.png

王峰:

创业者的融资意愿调查。

徐小平:

说2018年没有一款现象级热门APP,不公平吧?抖音不就是在2018年崛起的吗……?我相信2018年推出的产品,很多会在2019年爆红、大火。

还有,“以创业带动就业”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成果。我想讲一个我们投资的一个2B项目“美菜”,普通消费者一般不知道这家公司,但大家肯定都间接接受过他们的服务,美菜为餐饮业解决供应链问题。创始人刘传军曾经遭遇过创业的巨大失败。重新创业不到四年半,美菜现在雇佣有三万五千员工,而明年的雇员数目可能会达到惊人的8-9万人。

“创业带动就业”这个成果不仅没有衰退,相反,这个时代的创业者们正以更加汹涌澎湃的力量,把更多的青年人带入充满机会的创业市场,改变他们的人生走向。

就业对一个人、对一个家庭、和对整个社会的有多重要?请允许我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我知道大家对我在北美送披萨饼挣钱养家的故事已经听烦了。我现在讲一个我从来没有讲过的故事。90年代初,在我找工作最艰难的日子里,我有一个北大朋友在美国一家出版公司打工。他说小平我这里有一份工作可以给你,不过工作性质有点委屈你——在他的仓库里做打包的活儿。

在今日中国,在仓库里做包装工,一定是工资最低、层级最低的干活。但那时候,这份最低就业机会燃起了我对未来的希望。我一时间摩拳擦掌准备赴任好好干,干得出色,升任快递员,开车穿行在北美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气宇轩昂、英姿勃发……可惜最终因为我的美国工作签证问题没有成行。

好了伤疤,我没有忘记痛。我切切实实记得找一份最基本工作而不得的痛苦,以及找到一份最低收入工作的欢乐。此刻正在看我们访谈的朋友,可能大家都远离了那份痛苦与欢乐,但你想想你第一份工作时的种种艰难,就知道创业者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对我们的社会幸福和稳定是多么重要了。

四年半,美菜创造三万五千就业是一个奇迹。但在规模不大的真格基金,我们被投公司里,那些创造了数十、成百、上千就业岗位的创业公司可以说数不胜数。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这个创业时代的骄傲和希望所在。我觉得每位创业者,无论他们创造了哪怕就个位数的就业,无论他的公司最终还是失败,都是我们的时代英雄,都值得我们为他戴上作为黄金岁月缔造者的勋章。因为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创业者,为千家万户,为亿万人民带来了劳动的尊严、就业的满足、收入的保障和生活的幸福。

这样的时代不能终结,这样的时代也不会终结,我们应该尽一切力量,来保证中国创业黄金时代的延续和升级、让它进入新的“白金十年”。

@王峰放马过来

王峰:

@徐小平  好,我牵马给您,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我非常熟悉的网络游戏领域,包括之前的PC端游和Web game,几乎每一个创业者,包括大公司的一线设计制作团队、工作室,都在谈论两个问题,一个是抄谁家的系统和战斗原型,另一个是去哪里卖量便宜。除此之外几乎无它。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一部吃鸡游戏出现后,几乎是对所有创业型游戏公司的绝杀,那就是制作成本惊人,抄的代价太大,因为腾讯网易早已在那里重兵把守,连抄也轮不上小公司了,更别说那些正在苦于融资的创业小团队了。普通的企业,想做创新游戏产品,难难难。很多创新者,活的自豪,死得悲壮。

“在我看来,如果创业的黄金时代真的落幕了,下一个即将开启的时代更凶险,更刺激,前面都是陡坡,且没有宽广的大道。”这是我几天前写到朋友圈到一条文字。您是否同意,草根创业者的逆袭之路已被堵死? 

徐小平:

我不同意草根创业者逆袭之路被堵死这个说法。通天的大陆,有九百九十九。一条逆袭之路如果被堵死的话,我们就走另一条逆袭之路。王兴就走了九条路,我刚才提到的四年半创造三万五就业的美菜刘传军,也曾经烧光亿万投资遭逢过惨败。在创业时代,条条大路通罗马,遍地英雄出草根。这样的问题,根本就不该问。

我回答完了。

王峰:

@徐小平  创业变得越来越难了吗?您本身也是一位非凡的创业者,经历过那个非凡的时代。伴随着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您和俞敏洪也算是赶上了那次创业大潮。那个时候,还没有今天这么多科技创业的时髦概念,政府也没有鼓励过“大众创业”。

有一位老一代企业家曾经私下和我聊天说,从八十年代起至上世纪末,政府不让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往往创业就成了,此为冒险者的第一轮黄金时代,堪比第一批欧洲人进入美洲大陆。

在那个时代创业,您看到的究竟是机会丛生,还是荆棘遍地?和当年创业相比,现在究竟是创业的好时代,还是坏时代?

徐小平:

创业变得越来越容易了。现在是创业最好的年代。过去十年,一年比一年好;未来十年,一年好过一年。

我说越来越容易,指的是创业大环境越来越好。

我之所以在06、07年的时候,奋不顾身跳进了创业的洪流,就是因为即使在08年全球经济遭逢最大危机的时候,我也感受到中国社会的创业活力和机会。相比1996年——十年前的新东方创业之路,已经从羊肠小道变成了高速公路。

中国的创业奇迹就是中国经济奇迹本身。你能想象一个没有BAT、TMD的中国奇迹吗?有一次我跟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谈起,如今创业,比起90年代我创业之时是多么的容易,他说,是因为许多先行者已经在前面用推土机把路上的玻璃渣乱石堆碾得粉碎、推得平滑、让创业者能够自信而欢唱地在这条路上狂奔。

最后我还想说:在最坏和最好的环境里,都有竞争失败和胜出者。正是08年的金融危机,催生了airbnb,uber这样的共享经济奇迹。那么假如,退一万步讲,即使悲观论者说的都是对的,那么这里也蕴藏着新一波的不亚于任何创业年代的黄金机会。

我说完了。

查看原文 >>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